我们不能没有信仰(上)

日期:2014年12月12日 16:44:13

公方彬  国防大学军队政治工作教研室副主任

 

大家好,今天我们一起交流的主题是:我们不能没有信仰。今年1月5号习近平总书记在这个中纪委委员,候补委员,还有中纪委委员,在中央党校参加的学习十八大精神开班仪式上,突然强调了共产主义信仰问题,在这个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始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河北省委的民主生活会,又特别强调共产主义信仰。习近平总书记为什么如此重视信仰问题,除了作为党的总书记有一个精神引领的问题,我认为是高度关照当前的社会现实,也是一个加强思想和精神引领的问题。

那么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我们怎么理解信仰问题,我觉得有几个重要内容需要把握,一个是为什么重视信仰问题。第二个我们的信仰现在遇到什么挑战。第三个如何加强精神和信仰。

一、重视信仰问题的原因

我们讲第一个为什么要加强信仰,强调信仰。这既可以普遍意义上讲,也可以特殊意义。

(一)特殊意义

我们先从特殊意义上讲,在我们这个社会实际上如果看一下精神系统,尤其和西方比较,你会看到我们的调节,精神调节和西方是不一样的,相对而言,西方的精神调节作用的空间更大一些。比如说西方有三大精神调节,政治、宗教、职业精神,我们更突出政治,为什么这么说呢?

比如说宗教的问题,西方的宗教历史很久远,我们经常讲,西方的文明有两个基本的源头,一个是古希腊文明,另一个是基督教文化,诗人但丁说过一句话:西方有两个太阳,一个是政权,另一个是神权。当然从宗教史的来讲,我们也很远,佛教和道教也有两千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历史上我们的宗教经常切断,比如北魏、北周、唐代,三个朝代出现了武宗灭佛,史称三武灭佛,它还有一个后周又一次灭佛,四次灭佛,也就是说宗教如果影响到政治统治,那么必然大劫。所以宗教的历史相对来讲,我们切断,多次切断,其实重要的还不是切断的问题,关键是我们的宗教满足没有解决灵魂归宿的问题,我们的西方的教堂里,比如说你到天主教堂里,你绝对不会看到伊斯兰和犹太教的影子,因为宗教是排他的。当年犹太教的创始人摩西带着西班牙人出埃及,在西奈沙漠搞了个清教运动,为什么搞清教运动,因为出现了偶像崇拜,影响了虔诚度。但在中国呢,儒、释、道三家,可以到一个山上,甚至可以到一个庙里去,你比如说到河南的嵩山,儒、释、道三家在一个山上,你如果到湖南的衡山祝融店你会看到儒、释、道三家在一个庙里。为什么排他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和谐相处了呢?因为我们的宗教是在现实功利基础上叠加了一层,它不解决精神归宿的问题,再一个我们的宗教更多的是满足你的物欲,现实的物欲,对本体解决不够。当然这样讲,我们不是说西方的宗教和我们的宗教哪个优,哪个劣的问题,我们是讲文化传承不同,也就是说宗教在中国不具有强大的精神调节力。

职业精神呢?职业精神也不够,中国是农业经济社会,而职业精神是工业发展而来的,西方几百年的工业发展过程,我们虽然工业发展很快,快到什么程度呢?也就是我们非常自豪的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时间,我们的生产总量超过了百年老店美国,美国是自1897年以来,工业生产总量全球老大,这一年2010年我们错过了美国,我们生产了全球工业生产总量的19.8%,美国是19.4%,但我们时间太短,仅仅三十多年的时间,三十多年的时间你要积淀和抽象精神是困难的,法国人讲,年的历史就百年的世家,百年的世家成就一世的淑女,三百年出绅士,也就是中国作为农业经济社会要抽象出工业生产而来的精神是很困难的,你比如说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时候,共产党人是四百四十八万人,我们只有2.5%是工人出身,主要的是农民。讲我们的历史,现代工业发展很快,但是三十多年,三十多年成长职业精神是不够的,大家可能注意到,不久以前国际上有个调查公司,巩固了职业精神的一个调查,一比四十二个国家,中国是靠后的,这也难免在学过程,但至少可以告诉我们,靠职业精神来调节世界的精神走向是也不行,我们更重要的是通过政治。

再有很多同志讲,我们为什么喜欢说政治的高度呢?我们的话语系统里总是传着政治的问题,你包括体育活动,甚至是经济活动,都要上升到政治的高度,其实这与我们的精神调节有关系。也就是说,在中国真正产生强大精神调节力的就是政治,这既是共产党的优势,也是我们的抓手,说特殊意义上讲,我们必须从精神上走,必须政治上走,进而就是政治信仰。说靠政治信仰来调节社会的精神走向,价值走向,那这特殊意义。

(二)普遍意义

那普遍意义呢?那如果普遍意义讲信仰,是有关这的东西就更多了,我们可以说在中国历史上,你如果看一下,你会感到信仰的力量,当然不仅是中国历史,我们的党的这个政治集团,我们单个的人都离不开信仰,由于信仰很重要,所以我们先做几个基本的判断。三句话,第一句话,人在社会中只有三种状态,政治信仰者,宗教信仰者,只强调功利而没有精神追求的人,政治信仰者是社会的骨干力量,宗教信仰者是社会的稳定力量,只强调功利而没有精神追求的人,有可能成为亡命徒。第二句话,你要想获得轻松,你不要有信仰,因为有了信仰以后就有敬畏,就有约束,但你要想活的有意义你必须有信仰,因为人活的本身没有意义,是信仰告诉我们意义在哪里。第三句话,什么是信仰,信仰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不叫信仰。

所以强调这三句以后,我们再解读,再看信仰的力量在哪里?作用在哪里?中国历史上有三个以“万里”为计的活动,万里长城、万里丝绸之路、万里长征。三个万里有一个半与信仰有关,半个是万里丝绸之路,也就是说当年敢于过沙漠、闯戈壁、越雪山的都是什么人,一个是为利益而来的商队,再一个是传播佛法的僧侣。说有的是西域古道上丝绸西去,佛法东来,一个万里长征,如果哪位同志去过云南的迪庆州,四川的甘孜州,就会知道那个香格里拉,也叫世外桃源,这里直线距离并不遥远,但你要翻越那是连绵雪山,历史上靠双州走过这段距离的,就有两支队伍,一支是喇嘛,就那僧侣,另一支是中国工农红军,两支队伍区别很大,但有一点是一致的,那就是都得追求,精神的天堂,所以中国历史告诉我们,精神或者信仰产生的力量。

我们可以这样说,信仰对一个民族,一个集团,一个人都非常重要,将信仰和一个民族的关系,不仅我们民族是这样,其实某种意义上更具代表性的还是犹太这个民族,犹太这个民族是苦难的民族,在基督教产生之前,就被罗马人、波斯人、希腊人、埃及人的驱赶和屠杀,仅有三百万人口的时候,就被罗马人屠杀了一百多万,一边是(11:40)。基督教产生以后,基督教到哪里犹太人被驱赶被屠杀到哪里,当时基督教只有一个要求,改变信仰可以免死,结果成百上千的人在广场上活活烧死,而不改变信仰,大家都知道那个耶路撒冷,那是公元前一千年,大卫王和他的儿子所罗门建起来的寓意和平之城,但自建到现在它就没有和平过,一次次(铺成)犹太人教圣殿只剩一面孤墙,可以说迫害过犹太人的国家和民族有很多,英国人、法国人、奥地利人、立陶宛人、俄国人、德国人等等,二战时期犹太人非正常死亡六百多万,仅有波兰到奥斯威新集中营就被屠杀了一百多万,触目惊心,但这个民族没有凋敝,还出了很多伟大的人物,我们讲改变世界历史的东西不多,仅犹太人就创造了三个,基督教、马克思主义、原子弹,什么支撑?两大支撑,一个是积极的心态在最困难的时候,仍然认为明天比今天好。第二个信仰,就如《圣经》里面讲,犹太民族是上帝的特选的子民,说信仰的力量支撑着这个民族,一律与伊斯兰世界布道。

信仰政治集团呢?那更重要,政治集团失去了政治信仰,表面的强大都不能掩盖内在的虚弱,我们看苏联,几千万共产党员,两千万共产党员一夜之间垮台,没有人为这个政党献出鲜血和生命,罗马尼亚,六个公民一个党员,总书记齐奥塞斯库逃跑的时候,没有人伸出援助之手。当年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和廖仲凯对话,鲍罗廷评价国民党,说国民党一死只剩下国民党人而无国民党。这就告诉我们什么,告诉我们政治集团失去了政治信仰,表面的强大掩盖不了你里面的虚弱,外面轻轻的一撞,就会瞬间垮掉,因为每一个来的人他都在权衡,既然我为利益而来,你有利益的时候那我就追求,所以他就呼啸而至,有利益我干嘛不来呢?当每一天代价大于利益的时候,那就化作鸟兽散,既然我为利益而来,我干嘛给你承担呢?所以政治集团如果没有了政治信仰的凝聚和信仰,没有信仰的支撑,它甚至不用靠利益凝聚载体。

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政治集团拥有的政治信仰,力量当然是强大的,我是军人,我喜欢用军人来证明这一点,那我们比较三支军队大家看一下,哪三支军队呢?满清的八旗军,国民党的北伐军到后来的国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支军队一比较,我们会很清晰的看到信仰的力量。

    我们先看满清的八旗军,八旗军了不得呀,十几万满族人,借助十多万八旗军马踏中原,政府一个莫大的中原靠什么?那就是一个王朝兴起的时候强大的势能,但到了王朝后期呢?国运衰败,势能没有了,这个时候需要补充新的精神力量,但满清王朝做不到,因为满清王朝没有国歌唱采茶歌,没有国旗打黄龙旗,国就是家,家就是国,家天下。那么士兵效忠的就是几元军饷,而不是国家利益,所以到了鸦片战争,八国联军进北京,英、法联军进北京,那么就是一触即溃,望风十里。

    国民党的北伐军呢?北伐的时候带着三民主义的信仰所向披靡,向丁思桥、贺胜桥打的相当的惨烈,也反映了中心的力量,敢于牺牲。但是当国民党的军阀蜕变为四大家族的家丁,信仰没有了,这个时候也是一触即溃。济南战役国民党守军十多万,几乎顷刻之间土崩瓦解,你这位守将王彦武就感叹,就是一群猪让共军来抓,也不至于消失的那么快。十几万头猪抓起来不容易,十几万个人没了,什么原因?没有信仰。

中国人民解放军呢?这支军队的诞生以来在所有的对手面前没有败绩。战役有失败,对手无胜者。靠什么?就是这支军队强大的自我牺牲精神,我军的牺牲精神,全世界的军队无出其右。

    最能证明这一点的是抗美援朝,抗美援朝的故事惊天地、泣鬼神,荡气回肠。在中央电视台做的节目时候我就讲,抗美援朝的故事,你不能带着感情去回忆,承受不了,主持人一定让我讲两个故事,两个故事没讲完,热泪横流。那我们在这里不能带着感情回忆,我们叙述。九兵团入朝,九兵团的官兵,主要是南方兵,当时穿的是华东地区的冬季服装,团以上军官还没发棉衣,原计划部队到沈阳去修整,换装、入朝作战,结果火车开到山海关,中央军委派人拦住列车,说朝鲜战事立即入朝,火车直接开向边境,边防军一看大为震惊,因为那一年是五十年不遇的严寒,零下四十度,其实四十度也不准,美军查过,说朝鲜那一年是人类自有气温记录以来,1888年以来最寒冷的一个冬天,我没有考证,是不是1888年有气温记录,但至少美军的讲的故事解说的情况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他举了个例子,说有一个美国大兵,在一个账篷里边倒了杯热牛奶,要跑到另一个账篷里边喝,多远,十米,跑回去以后打开饭盒冻成冰棒,这滴水成冰,那确实滴水成冰,说边防军一看非常紧张,赶快动员官兵关注,由于边防军太少,时间太紧迫,有的棉衣脱下来还没有送到火车上去,火车就开走了,一个班两、三条薄棉被,有的士兵还是几层单衣套起来,棉衣都没有,那已经不是御寒,是勉强不被冻僵,入朝第一天冻伤七百,八、九天的时间,没有吃到一口热饭,啃那个都是的土豆,三天的口粮,剩几口炒面舍不得吃,等发起冲锋的时候吞下肚子补充热量。彭德怀在向中央军委汇报的时候讲到,朝鲜的艰苦程度超过了井冈山时期,就是这样的队伍打了一个改变世界历史的长青湖之战,作战中许多故事极具震撼力,九兵团司令付世伦在向彭德怀向中央军委汇报的讲了这样几个故事,说有一个连队出来一个掉队的士兵和一个送通知的通信员,全连冻死,临死的时候冲锋的,还有一个连队也是全连冻死,收拾遗体的时候,手和枪分不开,有一个守山头的部队,打的剩了六十几个人,炮弹炸起血空中溶化以后落在身上,寒风一吹迅速结冰,结果人的眼睛在眨,嘴巴在动,人被冻在地上,救援的人用铁锹撬起一个个冰疙瘩,长青湖之战,冻死四千,冻死了四千人,九兵团十五万人,三分之一伤亡,这一点就是我们的对手也为之震撼,美军就讲,看见过二战,对德作战,对日作战,进攻过太平洋上的瓜岛和,对德军和日军的牺牲精神已经为之震撼,但相比着中国的军人无法比拟,中国的军人面对美军就像,第一波倒下,第二波,继续前进,还有第三波,第四波,他们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姿态就像殉道者似的,那大概不是因为命令和纪律,一定是信仰,他们信仰共产主义正如帝国主义,相信战争是正义的,这已经进入他们思想的深处,不,已经渗入骨髓,这一点还是毛泽东讲的好,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这篇文章里面这样讲的,同样一个兵,昨天的敌军不勇敢,今天的红军很勇敢,靠的就是民主主义,红军就像个火炉,过来以后,迅速溶化了。

我们经常讲共产党伟大,绝非虚言。我们可以说世界政党史上没有一个政党靠理论武装,靠精神灌注,让追随者抛头颅,撒热血,无怨无悔。为新中国成立我们牺牲了有名有姓烈士的生命几百万,这在世界历史上没有,当然宗教有这样的情况,欧洲的绵延二百年,印度巴基斯坦分制,印巴分制,宗教仇杀死了二百万,难民一千六百万,除了宗教,政治领域的政治集团,没有与共产党媲美的,共产党为什么叫优势,为什么我们强调政治信仰,共产主义信仰,这是历史告诉我们的,是信仰让这个政治集团产生强大的精神力量。所以我们今天来看,为什么习近平同志上任开始到现在,一再强调精神,一再强调信仰,其实这也是建立了整个我们革命史基础之上的正确的判断和选择。

当然我们讲,民族是这样,集团是这样,其实单个人也是这样,革命先驱,大家耳熟能详你比如说澎湃,三十多岁就献出了生命,在革命之初的时候,他面对上万的农民把家里的房契、地契搬出来一把火烧掉,都是大家的了,背叛自己的阶级,背叛自己的家庭,为了人民的利益,抛头颅,撒热血,放弃所有的都是,这没有信仰靠物质力量能做得到吗?当然我们要把问题要看的更透彻更全面的话,实际我们很多的,可以说共产党的先烈能证明的其他反正也是可以的。我们经常讲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戊戌变法领军者之一,谭嗣同,变法失败,其实谭嗣同是可以逃生的,当时日本士官就讲,保证把他送出中国去,谭嗣同讲我不走,各国变法都是留了血才成功的,中国没有因为变法献身,所以不发达,现在就让我开这个头,一般来讲,人是避死求生,而谭嗣同避生求死,与此相一致,那就是古希腊的哲学家苏格拉底,苏格拉底了不得,我们讲西方的文明有两个基本的源头,一个是古希腊文明,另一个是基督教文化,有人讲三个源头,还有罗马法,我们不管讲两个源头还是三个源头,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苏格拉底对古希腊文明是有贡献的,但由于他的理念和执政观和社会发生冲突,所以公民大会要判他死刑,当时苏格拉底面对法官法官,他以经谬绝伦的演讲征服了大家,一致同意释放,但有要求,从此不再传播他的理念,苏格拉底讲,这办不到,只要我灵魂深处那个微弱的良知召唤着我,我就会拉着面前经过的每一个人,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他,绝不顾虑后果,不可避免,苏格拉底和谭嗣同肉体都下了地狱,但灵魂进了天堂。

古人这样,其实今天我们考虑问题,我们还要说,今天实际上同样需要依赖信仰,政治集团需要信仰,单个人有了信仰也不一样,尤其我们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有了信仰就会产生强大的征服力,否则就丧失影响力。

    国防大学的刘亚洲政委,刘亚洲上将,曾经给这个领导干部讲过一次信仰,他不仅把大家感动了,他把自己都感动了,讲着讲着以后,情绪激动喝点水压一下平静一下,没有人怀疑刘亚洲同志有信仰,我认为,在我们党内高级领导干部里边,像刘亚洲同志有思想,善思想,敢于表达思想,强烈的担当精神的不是特别多,我们党有大批的这样担当精神的人,相信党的力量更强大。所以为什么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校开班仪式上,对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这样的高级领导干部突出的讲信仰,那就是因为信仰高级领导更重要。前苏共怎么垮的,前苏共垮的最后中央政局开会,一致同意解散本党,放弃权力,这在全世界政党史上唯一的,自己讨论自己解散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大家都失去了信仰,放弃了共产主义,没有感到我们再坚守的必要,他自然就轻易的就放弃掉了。在民主生活会,这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什么自上而下先是中央啊,先是省啊,它就是有一个高级领导干部必须有信仰的问题。所以我提这个刘亚洲来,我就想说明一个道理,我们高级领导干部必须有信仰,惟有高级领导干部有信仰,才能更好的引领集团里的所有成员,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你看习近平总书记,一直盯着高级领导必须解决信仰问题,指有所指,也是他本身信仰的特点决定的。

所以我们讲,领导干部必须信仰。

其实讲别人,我本人也有体验的,我什么体验呢?我认为,就我们每一个人来讲,我们都应该有信仰,因为我们加入政治集团,因为我们长期以来靠政治信仰来引导着我们自己,而有了这一点,你自身就产生力量,所以信仰的问题,精神的问题,不是谁告诉谁多么重要,是你本身要有体验,近年来我讲信仰比较多,我之所以把这个作为重要命题,除了信仰本身重要,其实我也是建立在我的体验之上,哪位有兴趣到网上搜一下,百度名片,我的那个信仰栏是共产主义信仰,这不是我做的,因为我总在讲信仰,并且我讲我有共产主义信仰,所以他们做出来给我标上共产主义信仰。我讲共产主义信仰,我有共产主义信仰,绝对不是口惠而实不至,我有三点支撑,第一点,我认为我理论上解决了,我认为在所有的政党、政治社稷里边,没有一个比共产党的信仰更高尚的,共产主义信仰没有剥削和压迫,人的自由解放全面发展,谁还能告诉我有比这个更美好事件,我认为没有,当然我承认,共产主义信仰我们这一代是看不到的,我们之后的时代也看不到,一百代同样看不到,有人可能说你一百代都看不到,什么呢,虚伪缥缈,我说不对,信仰是什么?信仰就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不叫信仰,信仰是解决我们的精神归宿,追求的问题,精神的归宿,它不是现实看到的,正因为现实看不到,但是值得追求的时候才生生不息,产生它的魅力。

宗教讲天堂,共产主义也讲天堂,宗教的天堂谁见过?没有人见过。共产主义天堂谁见过?也没有人见过,那么为什么宗教的天堂追随的人那么多,共产主义天堂为什么一部分人放弃了呢?不是远的问题,而是是否解决了到达天堂的路该怎么走的问题,说宗教不仅告诉你天堂在哪里,还告诉你到天堂的路该怎么走。共产主义天堂,我们告诉你的是天堂,但到达的路的问题我们解决过,今天遇到新的问题,后面我也谈,说不是远,而是看你是否解决到达的路径。我为什么说我解决了呢?因为我是搞信仰研究的,搞道德研究的,搞精神研究的,我能够自圆其说,至少我能够说服我自己,所以我说理论上我解决了。十八大以前我发表了新政治观,第一个问题就是共产主义信仰,其实我这里讲的就是,我在研究这个通路在哪里,所以我说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第二点呢,我的实践让我感悟到信仰的力量,所以我有精神支撑,不客气的讲,我可以说哪些支撑着我,我做了什么,到目前为止,我资助贫困地区的学生读书,不间断了我进行了三十二年,到目前为止不间断的三十二年,我拿出来了一百四十万,资助了七百六十多名学生读书,考上大学的三百七十多名,现在我每年还拿十五万资助一百五十个学生读书,我讲这个不是讲我了不得,我想阐明一个道理。有人曾经问我,他说公方彬你资助学生你知道有人说你沽名钓誉吗?我说知道啊,那你为什么还去做呢?我说既然我不认为是沽名钓誉,我干嘛不做?他说什么时间停止,我说两个,一个是中国再没有一个以贫穷而失学的孩子,第二个我本人也进贫困者的行列,也就是说我进坟墓的那天停止,他说你认为到那个时间别人就不说你沽名钓誉了吗?我说仍然有人说,但我要说这是说我的人静下来思考下来一下,一个人一生都执着的做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他人的事情,一定有信仰信念的这种,否则你不能维系下来,因为当今社会是一个媚俗的社会,当今时代是个媚俗的时代。你要媚俗你不需要找理由,但你要高尚你必须找理由,否则有人不信。

我有一个朋友半开玩笑半讲,他说公方彬你真傻,如果是我的话,我就拿这些钱去泡妞去,我说你泡妞是这种感觉,我资助学生也是这种感觉呀,其实我们都在追求自己的精神享受。我个人认为彻底的和绝对的奉献是没有的,所有的奉献都是为了得到,有人奉献金钱物质是为了更多金钱物质的享有,有人奉献金钱物质是为了得到精神的享受,我说我就是为了得到精神的享受,人就是一个平衡。习近平同志早就讲过一个观点,学习雷锋的幸福感。我觉得这个话非常有深意,我们今天很多人置疑雷锋,我说那叫庸俗置疑高尚。那个时代的人他本身客观环境做得到,再一个他确实新旧社会两重天,他对精神的追求是很强烈,我们今天很多人沉迷于那个物质之中,忘记了还有精神的追求,精神的享受,所以庸俗置疑高尚。习近平同志实际点悟了一个问题,我们必须解决精神和物质的平衡,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我们不能活的幸福感。所以后面我们借这个问题也可以展开来谈一下,这里我只是想说,从我个人的体验,我认为就是在这个你付出过程中,其实你获得了享受,这个享受是精神的享受,这个精神的享受是由信仰引导而来,你没有信仰你不会追求这个精神享受。

当然还有一个方面也可以证明,我是搞理论研究的,搞政治思想研究的,说实话这个领域是风险比较大的,我讲风险大,不是讲我们社会我们党不宽容,不是这个意思,因为一个社会人就三种状态,先行者、落伍者,守中道不逾矩者你先行者有牺牲,落伍者要淘汰,中道者最安全。怎么先行?凭什么先行?实际上讲,任何政党,任何国家,它都追求一个平衡,有人走的过快了,影响着社会稳定的时候,必要的情况下就牺牲你,在于政党和社会宽容与否关系不那么大,它这叫规律,说在你走的很快,其实后来历史证明,你是为人类,为政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特定的阶段我还是要掉你的,为了保持社会的稳定,后面我可以给你平反。所以你看人类的历史,思想史,很多思想者倒在思想的道路上,你不能说都不宽容,都有这个问题,所以这就来了一个社会需要平衡,那么你想对这个有风险的道路上要敢于往前走,敢于去思想,你必须有牺牲精神,你要一定脑子有为这个民族,为这个党,有担当,这就靠精神引领,否则你不可能走在前面。

    当然我在思想的道路上走的还是很短的,拿出的东西还是不够多的,但至少我在研究里带有原创性的,比如核心价值观的问题,比如十八大以前我发表的新政治观,这在国际上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我讲这些什么意思呢?我想说理论工作者,你要为这个党,为这个民族,要经得你的本分,你要创造一些东西,那必须有牺牲自我的精神,这就靠信仰,你只是靠功利,说我如果做什么给我什么的时候,你可能走的很远,你不可能为这个民族,为这个政党,来创造新东西,而创造其实是需要代价的,这个是信仰的问题。

    所以你看一下,我到现在讲下来,一个民族,一个政治集团,单个的人,都需要信仰,有了信仰有力量,没有信仰集团是乌合之众,个体庸俗化。所以我们讲,我把我自己讲进来,我不是想展示,我是想和大家交流,咱们体验了没有,咱们悟到了没有,是不是发自内心的,精神的问题,道德的问题,你必须源自精神实践,你自己的体验,人类历史上两部大书,一个书名《忏悔录》,一个是神学家,神学大师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再一个是启蒙思想家卢瑟的忏悔录,都制止灵魂。所以我说我们在精神道路上走下去,我们必须制止灵魂,我们自己去体验,我们去感悟,我们去深化,这就是信仰的特点。

那么到这里以后,我们基本上可以说,信仰的力量,信仰的重要,和为什么习近平投资从上任到现在,一再讲信仰的,我想他的内在原因作用决定的,现实社会需要决定的。那么到这里以后,我觉得仅仅讲信仰的重要是不够的。仅仅是重要的话,我相信习近平同志也不会从一个个视角反复切进去,特别是在河北省委民主生活会,在讲共产主义信仰的时候,习近平同志是用了很多的笔墨来强调,来解读,来分析问题。

 

 

上一条:我们不能没有信仰(下)

下一条: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治国理政总体思路的哲学梳理(下)

 

Copyright 2009 外围足球app| TEL: (020)83505083|E-Mail: webmaster@gdpi.edu.cn